关于印发《关于开展注册会计师行业“人才队伍建设年”主题活动的指导意见》的通知

2020-01-10 14:35:27   阅读1515

澳门线上大全娱乐平台 集集过瘾,这剧有「毒」

澳门线上大全娱乐平台,核武器,被认为是这世上最具毁灭性的可怖力量。

最近大火的《切尔诺贝利》,就再现了苏联历史上最骇人听闻的核灾难。

但事实上,还有一种比核更可怕的「死亡代表」——

病毒。

鲜有人知,就在切尔诺贝利事件发生三年后,美国曾险些遭受灭顶之灾。

其元凶,正是足以让世界闻之色变的:

埃博拉病毒。

没有疫苗、没有解药、最高致死率达到90%。

不论它出现在哪里,都是一场彻彻底底的浩劫。

很多人熟知它的名字是在前两年非洲疫情大爆发,但其实,早在1989年,它就已经悄悄登陆过美国首都华盛顿。

那段惊心动魄却不为人知的历史,都被这部新剧一点点挖开——

《血疫》

the hot zone

这部迷你剧,来头不小。

改编自同名纪实小说,原作小说曾经长踞《纽约时报》非虚构类畅销书榜首达61周。

作者理查德·普雷斯顿也因为这部作品,收获了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颁发的防疫斗士奖。

剧集由一向严谨的国家地理频道操刀制作。

在埃博拉病毒降临美国三十年之后,不为人知的历史终于被搬上荧幕。

它让美国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生死较量,重新浮出水面。

凭借着扣人心弦的故事,收获了8.5的评分。

就像来势汹汹的病毒一样,剧集一开始,就毫不遮掩地扔给观众一副末日图景。

大量增殖的病毒,把人变成了行走的病毒炸弹。

人的大脑组织正在液化,意识逐渐丧失。

血液无法凝结、内脏被溶解。

在人油尽灯枯而亡时,病毒顺着血液喷薄而出,直到找到下一个宿主为止。

这不是什么恐怖小说中的「丧尸」。

而是现实中感染线状病毒:马尔堡病毒,无药可救的真实惨状。

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因为在线状病毒大家庭里,还有一位恶名昭著,破坏力更强的成员:

埃博拉病毒。

1976年,埃博拉病毒在非洲扎伊尔地区首次爆发。

病毒通过血液、汗液,甚至眼泪四处传播。

从感染到死亡,只要短短一周。

因此,埃博拉又被称为「人命的黑板擦」。

对于这种新型病毒,人类一无所知。

只能眼睁睁看着它,把一个个人丁兴旺的部落,变成无人生还的人间地狱。

这边,肆虐的埃博拉病毒正在血洗非洲;

而在半个地球的另一边,「死神」也悄悄降临了美国。

在雷斯顿,有一家专门研究猴子的黑泽尔顿公司,突然出现大批猴子死亡的事件。

为了寻找原因,公司向美国陆军的研究部门寻求帮助。

就职于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的南希·杰克斯上校(朱丽安娜· 玛格丽丝 饰),接手了这个任务。

当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普通的猴出血热时,南希没有掉以轻心。

凭借着敏锐的职业直觉,她感到问题不简单。

于是,她径直把猴子的组织样本带入了4级生物安全实验室。

要知道,在研究基地,4级代表着最高安全级别。

存放在这里的所有病毒,都没有疫苗预防、也无法治愈。

换言之,这里是人类研究的边界,也是死亡的边界。

南希来这里,正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猴子的死亡,可能与这些致命病毒有关。

很遗憾,南希猜对了。

显微镜下,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死猴的样本,与两种不同亚型的埃博拉病毒(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苏丹型埃博拉病毒)比对重合。

也就是说,猴子携带着埃博拉病毒。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埃博拉病毒过往的「恶迹」大家都心知肚明。

传播极广,发病极快,死亡率极高。

根本不给人类反击的机会。

没有人知道为何这些猴子会携带有致命的博拉病毒。

但可以确定的是,病毒一旦传播开,势必会将让美国陷入至暗时刻。

要知道,病毒距离人口密集的首都,只有区区24公里。

一旦蔓延过二十分钟的车程,瘟疫将有可能在六百万人口的城市集中爆发。

后果不堪设想。

危急关头,南希发出了警示,然而万万没想到,她得到的不是紧急行动许可令。

而是,推诿。

同事各怀心思,并不相信南希的检测成果。

黑泽尔顿公司的代表,丝毫没有意识到埃博拉的严重性。

为了盈利,他们拒绝将公司的猴子交由陆军兽医部门处置。

而美国政府的疾控中心,开始与南希所在的陆军争夺此次事件的管辖权。

他们担心,陆军过度紧张的行动会造成民众恐慌,引发不必要的骚乱。

他们甚至不相信猴子携带有埃博拉病毒的判断,以至于直接把生病的猴舍工人,送入了普通人聚集的医院,埋下了病毒传播的巨大隐患。

就在陆军、政府、公司三方博弈时,《华盛顿邮报》的记者也开始不停探查消息,结果让情势更为混乱。

当这些人僵持不下时,病毒扩散却不等人。

猴舍工人并没有被隔离,他们出入在火车站、商店、教堂等一系列人口密集之处。

新的感染者不断出现,两名工人和家属,血样又与埃博拉血清产生反应。

没有任何隔离措施。

这样下去,一传十十传百,埃博拉病毒感染者将会以指数级规模爆炸增长。

多年前埃博拉血洗非洲的阴云还未散去,而现在,灾祸已经开始在美国酝酿······

究竟事态会如何发展,鱼叔先卖个关子。

如今回顾这场对抗病毒的战役,依然让人倍感紧张。

因为你会看到,在病毒面前,人类多么渺小。

即便是在医疗条件顶尖的美国,极尽护理努力的医护人员们也依然没能避免埃博拉的到来。

甚至让病毒在这里产生了变异。

但就算在这种难以逆转的局势中, 人们也没有放弃。

我们看到了争分夺秒的生死前线,那里有人性的闪光。

奔走在一线的医生、军人、防疫工作人员,决绝地发起了最后的抵抗。

南希和丈夫杰里,就是前线工作者的一员。

在危急关头,他们打破了彼此「绝不同时上场」的约定。

当两人义无反顾地深入雷斯顿的埃博拉禁区时,家里还有2个年幼的孩子,和重病的父亲。

他们选择离开亲人,去捍卫更多人的生存机会。

面对未知的危险,和充满病毒的禁区,他们做出了最勇敢的决定——

挡在病毒和平民中间,从死神手中抢夺生命。

哪怕他们的光荣,将无人知晓。

但感动,并不是故事的终结。

就算这一次危机过去,也还会有下一场危机。

埃博拉病毒的奇怪之处,正是每一次疫情平息之后,用不了几年,又会残忍地卷土重来。

没有人知道这一次次轮回究竟意味着什么。

据统计,自1976年首次出现之后,埃博拉病毒已经在世界范围内爆发了28次。

2014年几内亚地区爆发的疫情,造成了11325人死亡。

2018年刚果埃博拉疫情,又夺去了超过500条人命。

至今,埃博拉病毒仍然没有治愈解药。

讽刺的是,打开埃博拉魔盒,引来灾难的,正是人类自己。

鱼叔始终无法忘记,《血疫》的原作小说里那段令人不寒而栗的寓言:

“艾滋病、埃博拉和其他雨林病原体的显现,无疑是热带生物圈遭到破坏的自然结果。

这些新出现的病毒从生态被破坏的区域浮出水面,其中许多来自热带雨林破损的边缘区域,还有迅速被人类蚕食的热带稀树大草原。

······

从一定意义上说,地球正在启动对人类的免疫反应。

它开始对人类这种寄生生物做出反应。人类的泛滥仿佛感染,混凝土的坏死点遍布全球。欧洲、日本和美国犹如癌症的烂肉,挤满了不停复制的灵长类动物。

大自然在试图除掉人类这种寄生生物的感染。说不定艾滋病只是大自然清除过程的第一步。”

虽然我们总说着「保护自然」,但事实上,强大的自然并不需要人类来保护。

人类真正能做到的,不过是保护自己,在这个星球上生存下去。

被蚕食的自然、被破坏的生态,都终将以另一种方式,报复人类。

惊心动魄的疫情会再次重演,只是下一次,我们可能没有这么走运。

在这个悲剧的莫比乌斯环中,或许能逆转结局的,只有人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