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娱乐官网8722代理 赣南游击已经胜利,陈毅却差点牺牲在自己人的手里,过程惊心动魄

关于印发《关于开展注册会计师行业“人才队伍建设年”主题活动的指导意见》的通知

2019-12-26 18:01:52   阅读2800

太阳集团娱乐官网8722代理 赣南游击已经胜利,陈毅却差点牺牲在自己人的手里,过程惊心动魄

太阳集团娱乐官网8722代理,1934年10月,苏区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利,被迫作战略上的转移,开始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陈毅、项英等人负责留下主持苏区中央分局的工作。

红军主力已经转移,国民党的打击力度并未减弱,苏区地域不断缩小,陈毅、项英等人只得带着未能参加长征的老弱妇孺退入荒山密林打游击。

游击期间,国民党当局反复对游击根据地进行“清剿”和严密的经济封锁。

在这种严酷的斗争下,红军内部的少数人感到前途渺茫,对革命产生了动摇,做了逃兵,甚至向敌人投降。

然而,大浪淘沙,沙子被淘去了,剩下的全是金光闪闪的金子。

陈毅从1934年10月到1937年10月长达三年的时间里,拖着一条伤腿,在荒山密林中,在艰苦卓绝的环境下,用最劣等的武器同持有优敌良装备且在数量上10倍、20倍、甚至50倍于己的敌人正规军苦苦周旋,终于坚持了下来。

最神奇,也最令人感动的是,在那个缺医少药,连基本的粮食也得不到保障的岁月里,陈毅大腿上的枪伤居然自愈了。

陈毅的传世之作《赣南游击词》也是在那个时期饱醮着血汗写就的——1936年夏季,赣粤边地区竟然反常地出现了大雪封山。游击队的粮食断绝,只能摘野果、采野菜、剥竹笋充饥。为了应对困境,赣南地下党的同志组织群众利用每月初一和十五开禁进山砍柴的机会,把大米藏在挑柴的竹杠中,把食盐溶进棉袄里,设法丢在山上,转交游击队。陈毅元帅在油山秘密据点吃着从山上“捡“来的大米饭,感慨万千,一字一句,反复吟哦:

天将晓,队员醒来早。露侵衣被夏犹寒,树间唧唧鸣知了。满身沾野草。

天将午,饥肠响如鼓。粮食封锁已三月,囊中存米清可数。野菜和水煮。

日落西,集会议兵机。交通晨出无消息,屈指归来已误期。立即就迁居。

夜难行,淫雨苦兼旬。野营已自无篷帐,大树遮身待晓明。几番梦不成。

……

这年冬天,蒋介石以其惯用的分化利诱手段瓦解了由广东陈济棠和广西李宗仁、白崇禧发起的“两广事变”,随后便调遣重兵,对粤赣边等游击区发起新的“围剿”。

十一月下旬,包围圈不断缩小,陈毅等人被戴嗣夏的第四十六师围困在梅岭密林深处一个人迹罕至的岩洞里,长达20多天,弹尽粮绝,且衣衫单薄,体寒如冰,生命已经接近终点。陈毅抱定必死之心,写下了他那气壮山河的绝笔——“梅岭三章”:

(一)

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

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二)

南国烽烟正十年,此头须向国门悬。

后死诸君多努力,捷报飞来当纸钱。

(三)

投身革命即为家,血雨腥风应有涯。

取义成仁今日事,人间种遍自由花。

然而,陈毅写下绝笔后,敌人并没有进山搜查,接连几天,山里异常平静。

陈毅于是带领大家下山找吃的,却意外地发现山下的敌人也都撤走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后来,才知道蒋介石在12月12日西安被张学良、杨虎城抓起来,发生了举世震惊的“西安事变”,国军第四十六师已经从游击区撤走了。

陈毅这一次的遭遇,真的是险过剃头。

西安事变爆发后,中国共产党迅速确定了和平解决的方针,并应张学良、杨虎城的邀请,派周恩来、叶剑英等人赴西安谈判,迫使蒋介石接受停止内战、联共抗日等6项条件。但从1937年2月中旬至7月中旬,因国民党方面坚持取消共产党组织上的独立性,取消红军,取消革命根据地的主张,双方没有达成协议。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军向北平西南的卢沟桥发动进攻,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七七事变的第二天,中共中央发布通电号召全中国军民团结起来,抵抗日本的侵略。

在全国民众的呼吁下,蒋介石被迫于1937年8月中旬同意将在陕北的中央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9月22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表了《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23日,蒋介石发表谈话承认了共产党的合法地位。10月间,又将在南方十三个地区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至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第二次国共合作开始。

陕北的中央红军改编为八路军的过程并不很复杂,但南方十三个地区的红军游击队分散在各个山头,多年与中央失去联系,对中央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不理解,坚持不下山。

为此,陈毅只得派人分头去动员各地的同志们下山。

但是,派去的很多人都被当作叛徒捉起来了。

大家都不相信蒋介石肯回心转意,肯共同抗日。

迫不得已,陈毅决定亲自出面,冒险去劝动各地游击队——他也深知,各地游击队负责人并不一定都认识自己、就算认识了也不一定认可自己的说辞,但,这是唯一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法了。

1937年11月中旬,陈毅前往湘赣边九龙山游击区。

在游击区,陈毅见到了湘赣边游击队参谋长段焕竞和政治部主任刘培善,向他们传达中央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指示。

陈毅政治工作很出色,这两个人都认可了共同抗日的道理,但他们想到蒋介石做梦都想消灭红军游击队,“西安事变”后,还搞了“北和南剿”的阴险手段,调兵遣将加紧“围剿”红军游击队,和国民党合作,根本就是与虎谋皮。由此,他们怀疑陈毅不是什么党代表,可能是“叛徒”,便将陈毅捆了送到省委,让省委书记谭余保亲自处理。

段焕竞和刘培善以前没见过陈毅,只知陈毅的名字,不认识陈毅本人。谭余保却是认识陈毅的,但他听了段、刘两人的汇报后,认可了段、刘两人的怀疑——陈毅是叛变了,替国民党诱捕游击队来了。

于是,谭余保亲审陈毅。

那天,谭余保带了一支驳壳枪,戴副墨色眼镜、一顶红军帽子出现在了陈毅的面前,说:“陈毅,我晓得你,我在井冈山看你在台上讲话,神气十足,我们坐在下面听,你过去讲的话还记得吗?”

陈毅故意问:“我都讲了什么呀?”

谭余保冷笑着说:“你讲革命坚决呀,不要搞投机呀,讲几个钟头,你现在呢?做了无耻的叛徒,还有脸来见我,你赶快坦白交待你的投降问题吧。嗯,你们领导人怕死,要跟国民党合作,我们和阶级敌人怎么合作?!要合作你们去合作,我们不合作,我们要革命到底。”

陈毅严肃地说:“谭余保同志,说话要注意分寸,你一口一个叛徒、叛徒,根本就无的放矢。你怎么能讲这话——你们合作,我们不合作——这是什么话?!你是共产党员,你要相信组织。毛主席、朱总司令在北方号召合作抗日,我们就不能打,打了步调就不一致了,你不能光想自己,不顾大局。”

谭余保断喝道:“你这个叛徒! 不要狡辩!”一扬手,让人把区公所派来在路上照顾陈毅的两个人拉下去打板子,要他们招供。

陈毅大声劝阻说:“他们是区公所派来照顾我的,你打他们毫无道理。”

一会儿,下去执行打板子的人回来对陈毅说:“那两个人供认了,他们把你叛变经过全部供认出来了。”

陈毅大笑,说:“真是天大的笑话,我要真是叛徒,我还带这么两个人跑到这里给你绑?赶快给我松绑!”

谭余保沉着脸,说:“还想我们给你松绑?我们今晚要砍你脑袋了,还松绑?”

陈毅耐心地说:“谭余保同志,不要这样。你动辄就枪毙、枪毙,光枪毙能解决问题吗?告诉你吧,怕死不当共产党员,你派人到吉安、到南昌、到延安去,就会查清楚我这次来究竟是为共产党工作还是为国民党工作了。朱总司令他们到南京了,叶剑英在武汉,项英过几天也从南京回来了。”

看着陈毅这样有恃无恐的大骂,谭余保的内心打鼓了,让人把陈毅押了下去。

关了四天,谭余保让人转告陈毅,要陈毅务必把叛党经过全部坦白,并招出怎么与敌人内外勾结前来进攻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与之同时,谭余保集合了红军游击队员,提前给游击队员打预防针,他说:“今天见到这么一个重要人物,名叫陈毅,他算是老资格啦,但他说的话,我们不能不相信,也不能全相信。大家要站稳阶级立场,思想上不要动摇。改编红军,把红军编为国民革命军,这是摘帽子投降敌人。这是机会主义、投降主义。知识分子吃不得游击战争的苦,对国民党有幻想,他去投机,相信合作,我们要站稳立场,不要受他影响,但也不要把他当叛徒对待。”

晚上,谭余保再亲自找陈毅谈话,说:“你把叛变经过全讲出来,我给你保密,不给你气受,保持你的地位,像你这样的负责人很难得。”

陈毅哭笑不得,说:“你想想,真正的叛徒,那有这么简单,你怎么能收买呢?”

谭余保看陈毅不肯招认,就继续关押陈毅,静观山下敌人的动静。

几天后,山下国民党军没有来剿,而且撤退了。

这个时候,谭余保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了,派了一名交通员到吉安去了解情况。

吉安已经成立了新四军通讯处,该交通员在通讯处取得了证明陈毅是党代表的公函和中共中央告全党同志书,连夜赶回。

谭余保看了这些东西,连连捶打自己的额头,说:“我鲁莽,险些误了大事。”赶紧一阵风跑到关押了毅的小房子,亲自给陈毅松绑,道歉。

陈毅终于脱离了危险。